能否同情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是否残酷?

作者:农轾耄

<p>我通常在最后留下我的免责声明,但当我走进雷区时,我宁愿首先披露我的所有警告</p><p>我对政治知之甚少,但我确实知道一些关于同情和残忍的事情</p><p>由于不同程度的同情,我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并得救了</p><p>像每个人一样,我一直是一个残酷的目标,但我也看到了人类仁慈的力量在面对无情的时候获胜</p><p>我发现最残酷的人通常是最不安全,最不安全,最痛苦的人,他们希望周围的每个人都感觉像他们一样糟糕</p><p>我在公立学校的走廊,操场上,以及过去二十年里我所教过的学生的教室里看到了这一点</p><p>在个人关系中,我已经交付并接受了许多无情的言行</p><p>每次遭遇,我都更加确信残忍源于不断的恐惧,痛苦和被边缘化的感觉</p><p>我意识到这不是突发新闻,我并没有断言大多数成年人都没有通过他们自己的生活经历得出结论</p><p>历史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地球上的每个人都有残酷和同情的力量</p><p>我们的总统候选人也不例外</p><p>根据他们自己的政治观点,每个人都可以找到合理的语气来证实每个候选人的善良或恶意</p><p>当然,这次选举并不是最好的选择</p><p>这是国际事务,经济,教育和其他公共政策的清单,我对此有基本的了解</p><p>然而,一个人的残忍能力脱颖而出</p><p>我不会假装我理解他对美国的政治立场或计划,尽管我认为我并不孤单</p><p>我所理解的是,他不能容忍人们如何看待和肆意鼓励暴力的邪恶,伤害和粗心的评论</p><p>特朗普先生声称他有数百万的支持者,因为他在谈论其他人的想法</p><p>我不敢苟同</p><p>我已经阅读,观看和听到他不断发表的不好评论,说实话,他的情绪并没有反映我的想法</p><p>我不是圣人,我只是不相信一个人的外表是夸大或贬低他们性格善良的正当理由</p><p>我在生活中花了很多时间与外表挣扎,现在我把精力投入到内心美的支撑中</p><p>我很聪明,足够安全,不会让像特朗普这样的人破坏我的自我价值</p><p>令我害怕的是,我花了40年的时间才到达这个舒适的地方</p><p>那些不在的儿童和成年人呢</p><p>当我听到特朗普袭击人们时,它引发了我的青春期欺负记忆,它的刺激消除了我的自尊心</p><p>大多数人倾向于通过在肤浅的层面上攻击他们而成长</p><p>可悲的是,在这个社会发展领域,特朗普似乎从未超过七年级</p><p>我们怎么能有一位总统,当他们不同意他时,他会侮辱名人,把人赶出公共场所</p><p>我们怎么能让一个教导我们的孩子扔傻瓜盒的总统是解决冲突的正确方法</p><p>尽管旧的“棍棒和石头”格言,言语真的是有害的</p><p>一个人的外在美的外在美在某种程度上使他们在社会中更有价值,这不是我们需要被下一个自由世界的领导者进一步推动的事情</p><p>作为一名母亲和教育家,我担心特朗普的行为如何影响我国最强大的资产;我们的青春</p><p>每天,我们都在努力教育孩子正确与错误</p><p>我们鼓励他们和平地解决冲突,并通过诉诸欺凌般的滑稽动作来缓解局势</p><p>在一个痴迷于美的社会中,我们试图教导我们的孩子看看他人的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