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奇迹的特朗普支持者讨厌政治正确性:这是枪支管制

作者:翟盍

<p>这是一系列4,700字的字母的第二部分,特朗普特朗普和美国人比以往更大</p><p>阅读KaiDegner.com上的整篇文章或查看第1部分:民间话语并未解决特朗普问题</p><p>我们暂时谈谈这个演讲演讲是演讲吧</p><p>话</p><p>句子</p><p>演讲让人们分享他们的声音,表达他们的意见,解释分歧,并告诉人们他们的挫败感</p><p>言论自由是必要的,所以人们不会被边缘化,意见不会受到压制,政府也无法使人民沉默</p><p>但是,演讲不仅仅是言论,意见和观点</p><p>言语可以代表情感,价值观,梦想和忧虑</p><p>人们使用的词语尊重他们自己的经历,他们的过去,他们的遗产,他们的文化,他们的家庭和他们的价值观</p><p>说话是人们尝试联系,贡献和参与的尝试</p><p>人们不只是说话和简单的意见,他们试图向人们展示他们认为自己当时正在做的事情</p><p>演讲是人们表明他们还活着的一种方式</p><p>单词是自我识别的,单词是自我的</p><p>言论自由是自由,时代</p><p>因此,当某人的言论感到沮丧,冒犯,粗鲁,贬低,愤怒或恐惧时,这是另一回事:它是诚实和真实的</p><p>顺便说一下,这就是人们关注特朗普的话语的原因:他的话可以表达为现实,他的话就是他是谁</p><p>这就是为什么芝加哥在被击败的特朗普集会上的迹象说“TRUMP = HATE”</p><p>这就是特朗普的防守者感到额外的沮丧和不耐烦,其他共和党人和独立支持的原因</p><p>这个人给了他一个通行证,暗示他并不真正意味着他说的话,他会在大选中改变他的语言</p><p>那些捍卫者,如本卡森和克里斯克里斯蒂,正在要求人们给“另一个特朗普”一个出现在大选中的机会</p><p>如果言论成为现实,这些辩护人实际上会要求特朗普的反对者暂停现实并假装进入一个特朗普的言论根本无法创造的世界</p><p>因此,当沮丧的特朗普支持者被要求更礼貌,更公平,政治正确时,他们真正被问到的是什么</p><p>要求他们选择不同的单词,降低音量或减少情绪,实际上要求他们限制自己的身份</p><p>当特朗普说他将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修建隔离墙,或者移民是强奸犯和杀人犯,或者穆斯林应该被禁止进入美国时,请某人停止欢呼并实际上要求他们不要自己</p><p>而且,不是我自己,我的意思不完全</p><p>要求某人礼貌并淡化他们的言论,不要冒犯别人,并要文明地体验对他们存在的威胁</p><p>此外,如果投票是人们应该如何在我们的政治体系中听到(即存在)他们的声音,要求特朗普支持者改变她的投票就像要求她杀死她的言论自由并杀死她</p><p>自</p><p>这可能听起来极端,可能不是有多少人看到它,但许多人表达自己想法的斗争经历了与生命本身的斗争</p><p>此外,对于特朗普的支持者来说,“生命权”是值得为之奋斗的东西 - 也许不仅仅是用语言,而是用拳头甚至是枪支</p><p>啊,枪</p><p>让我们思考一下:言语可以成为武器,对吗</p><p>枪支是武器</p><p>有了这个,特朗普的第二修正案爱好者强烈反对被要求礼貌地发言,这是令人惊讶的吗</p><p>对他们来说,要求民事言论和政治正确性是枪支管制所构成的同样威胁</p><p>要求某人改变他们的投票就像拿走他们的枪,所以他们可以被控制甚至杀死</p><p>在这种环境下召集民间言论与在大规模射击后需要适度枪支控制一样无效</p><p>枪支管制的要求不仅无效,反而适得其反:枪支销售每次都在增加!令人惊讶的是,特朗普的言论继续升级</p><p>每次他们呼吁民间话语时,他的支持者会变得更加愤怒和坚定吗</p><p>每当奥巴马总统说在无辜人民因枪支暴力而丧生之后我们需要更明智的枪支法律时,....